韩彬瞥了一眼班豹,然韩彬和叶枫脸色不改

目录 上一章
双首鹰

目录 上一章
煞琅峰

班豹劲腿踢空,忽感一道锋锐剑气袭来,心中大骇,猛侧身闪避。班豹闪避很快,然韩彬一抖剑身,倏忽改向,下一瞬间,锋利剑尖刺入班豹身躯。

透过一番辛勤攀登,韩彬多人顺畅地走完了前半段总长,来到了煞琅峰顶部地段。

“噗!”

山路两侧花草树木,绿意盎然,静悄悄的,偶尔山风拂面,让人颇感惬意。

“呃…”

“四位,就此留步吧,哈哈,到自己山寨去坐坐什么?”一道如惊雷般的大喝声从左侧林树中出乎意料传来。

长剑刺入班豹胸腔,由左边贯穿左侧,直接将班豹刺了通透,一滴滴鲜血从剑尖处不断滑落,班豹当即长逝。

言语刚落,从林树中傲然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大汉,正是“大鬼刀”申屠飚,在她的身后,站着三个喽啰。与此同时,左边一块大山石后窜出多少人来,为首两个人,便是“奔雷腿”班豹,“独眼熊”熊利。

韩彬瞥了一眼班豹,刚欲拔出长剑,突变又生!

韩颖、林倩二人收看神情一惊,然韩彬和叶枫脸色不改,其实在还未到达此处时,他二人便隐约感应到有人埋伏于此,当即互相使了一个眼神,便视若等闲地延续上扬。韩彬环视了一眼左右高处的大敌,冷冷一哼道:“大家可没兴趣去强盗窝里拜访。”

“去死吧!”

申屠飚脸色一寒,道:“你两个毛头小子,识趣地不久给老子滚下山去。至于那两位貌美如花的丫头嘛,给老伴儿回去当压寨爱妻如何?”

陪伴着一声怒喝,申屠飚飞身跃起,手中鬼头大刀猛然向韩彬脑袋砍去。

“我们不要慌,按事先的布置应敌。”韩彬脸色一沉,向叶枫多少人吩咐了一句,接着拔剑出鞘,剑指申屠飚。

乍一发觉背后有异,韩彬惊骇之余,当即撤剑火速避闪,鬼头大刀大约擦着韩彬耳朵而过,随即鲜血迸溅。

叶枫目光一转,最终落在了班豹身上,体内玄力运转,双手成掌,浮现出淡淡青芒。韩颖脸现怒容,拔剑对向熊利。而林倩也拔出了长剑,凝神待战。

“嘎嘣”一声惊心的骨骼断响,韩彬的整条左臂,竟生生被申屠飚的鬼头大刀齐根斩断。

在来煞琅峰的途中,韩彬根据所得知的信息,便拟定了这一次对敌的战术方案:韩彬自己对付强盗老大,叶枫对付强盗老二,韩颖对付强盗老三,而林倩对付其余喽啰。

“啊……”

申屠飚脸上闪过一抹戏弄之色,傲然道:“小子,勇气可嘉呀,居然选自己做你的敌方。也懒得与您磨蹭,如故赶紧灭杀你了为好。给自身出去,双首鹰!”话毕,申屠飚忽然仰首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声。

韩彬三番五次避退三丈距离,撕心裂肺的切肤之痛,断臂处鲜血喷涌如泉,使他情难自禁一阵痛呼。接着他右手凝玄快速在胸前、左肩几处脉穴急点,如此断臂处血流才被遏制,可是鲜血仍细细渗出。那时韩彬面如土色很是,他咬着牙强忍着痛,握拳愤怒地望视着附近的申屠飚。

“唳……”

“你甚至杀了自家二弟,小子,我自然会让你生不如死。还有,那边地上的那位是您表妹吧,咯咯,我也自然会让他生不如死的!”申屠飚脸色暴虐,恨恨道,旋即鬼头大刀将地上的断臂挑起,一刀斩成两截。

申屠飚啸声刚落,伴随着一道尖锐逆耳的怪鸣声,高空中赫然现出一只丈许大的翼玄兽,双翅一展,猛然向下俯冲而来,最终落定在申屠飚的身旁,引起周遭尘土草屑飞扬。

韩彬望了一眼昏倒在地的韩颖,又望了望其余两处战况。

此翼玄兽叫做双首鹰,它除了体型高大过平凡的鹰外,最明确的性状莫过于它长有两颗鹰首,看上去有些怪异骇人。

虽同为气旋境初期的修武者,但林倩临敌经验尚浅,且往日与浪锋行应战时受伤未好,时间一久便不是熊利的对手,而叶枫的情状似乎也多少好,一大半岁月被那双首鹰攻袭得东避西闪的。

“四阶玄兽?!而且是千载难逢的双首鹰。”韩彬心神微一反馈,惊异地喃喃道。

即便如此击杀了对手二头目,却自己断掉一只胳膊,战力大减,而协调的表妹又重伤昏迷不醒,时局危急,如何是好,咋办,韩彬脑海中一阵急促怀念。忽然他分别冲叶枫、林倩二人喊话道。

动静突变,时势急转直下!

“叶枫兄弟,现在地势格外生命垂危,请务必飞快化解掉这翼玄兽!迟了大家任何就完呀!”

叶枫眉头不由一皱,向韩彬道:“韩兄,现在我们怎么办,那双首鹰可是一只四阶翼玄兽,其战力程度恐怕丝毫不下于一个气旋境中期的修武者。”

“林倩姑娘,麻烦继续百折不回下去,大家二人无论如何要制裁住那二恶人,待叶枫兄弟腾入手来,便是大家反扑的空子!”

韩彬神情微沉道:“叶枫兄弟,看来那双首鹰只好由你来回复了。”接着向韩颖、林倩吩咐道:“韩颖、林倩你二人有点协作一下,共同牵制住其余四个头目,我和叶枫兄弟尽快缓解掉各自对手,就来帮你们。”

闻言申屠飚嘴角冷哼了一声,握紧鬼头大刀,沉声向熊利道:“老三,别磨磨蹭蹭,怜什么香惜什么玉,快将那女人尽快给战胜!”说完,申屠飚便挥出手中鬼头大刀,朝韩彬冲杀过去。

“双首鹰,给自身杀了那白衫小子!”申屠飚厉喝一声,手一指叶枫。霎时,双首鹰双翅一振,直接朝叶枫扑杀而来。

“大哥,你的仇,大家立刻给你报!”熊利独目阴沉,双手成爪,汇凝玄力,旋即冲林倩冷冷一笑,“小妞,早晨再陪你优质玩,现在嘛,你就给我老实一些!”脚一踏地面,熊利抢头阵难,朝林倩冲掠而去,同时双爪蓄势,锋利似刀。

“我们行动,各自小心!”韩彬右手微振,玄劲透发于剑上,剑身紫芒淡闪,旋即韩彬飞身而起,挥剑朝申屠飚攻去。

那时危险的气象,叶枫觑空瞧了一眼,便决定明了,韩彬的传达,刚才叶枫自然也已听到。

申屠飚冷然一笑,手握一柄巨型鬼头大刀,向韩彬直接迎击了上来,同时大喝一声:“来得好!喽啰们,那六只猎物大家要亲自捕捉,你们快给老子统统躲到一头去。”

时下韩颖昏死,韩彬重伤,林倩力弱,仇敌势强,眼下关键,唯一的冀望、突破口,确实是在友好此刻,而且必须求快,韩彬、林倩二人天天可能帮衬不住。

“是,大头领!”多少个喽啰如蒙大赦般忙一溜烟向海外躲去。

叶枫落身在一处地方上,眉头微皱,目光凝视着半空中的双首鹰,刚才与那双首鹰斗了一番,他已摸清了双首鹰的情状。双首鹰的翅膀、双爪、背部皆坚硬如铁,即便凭自己刚猛的掌劲对其也麻烦造成惊人的风险。可是,从前叶枫凌空一掌击中鹰首,令双首鹰痛鸣了一番,叶枫自那时便已知道鹰首便是双首鹰最脆弱之处。

韩颖俏目一寒,足尖一点地点,腾空而起,一振手中长剑,锋利剑刃直刺向右边不远处的班豹。

但,即便知道了双首鹰的症结所在,要办到却是极不简单的!

而林倩持剑蓄劲,尚未有啥动作,那时“独眼熊”熊利已经锁定了她,脸现邪笑、贪婪,一只独眼饶有兴致地在他娇躯上游离个不停,瞧得林倩眉头大皱,怒然挺剑朝熊利攻杀了上去。

双首鹰除了两颗脑袋,其余周身四处皆防御力极强,它掠空腾翔速度如风,更令叶枫感冒的是,它长有两颗脑袋,却也不是做安置的。

“蓬!”

就在刚刚,叶枫使用过四次“身外幻身”,凝形出一个与友爱好像的能量幻身,而她自个儿则绕掠到双首鹰背后,纵身打算突如其来地出掌轰击鹰首。

白色人影向后急剧一退,下一个刹那间,双首鹰锋利非凡的双爪落击了下去,马上土石崩碎,各处飞溅。已退后三丈之远的叶枫,神情一凝,当即劲贯单臂,双掌齐齐猛然拍出,即刻两股澎湃掌劲从掌面处透涌而出,化为多只尺许大的青青能量光掌,携排山倒海之势向双首鹰怒轰而去。

岂知双首鹰其中的一个脑壳,在叶枫绕掠潜行之时,就已注意到了叶枫,双首鹰随之回身回手,叶枫偷袭鹰首布署泡汤。随后叶枫稍一留神观望,当即发现原先那双首鹰多个脑袋四目各管左右一方,如此在双首鹰的视线里,根本就从未死角。

“七式伏龙掌第二式——伏龙双掌!”

“蓬!”

“嘭、嘭!”

双首鹰俯空迅猛冲来,锋利似刀的爪子,四目锁定的靶子落空,抓击在地头上,草屑粉土立时飞扬。双首鹰左边脖子一扬,凶厉目光锁定不远处一颗大树上的叶枫,侧转躯体,翅膀一振,如利箭一般,再一次向叶枫飞射而去。

双首鹰四目中闪过一丝拟人化的凝重,七只宽大的羽翅猛然往身前一合,紧接着八只幻附着淡淡龙形影迹的能量光掌轰击在了翅膀上,伴随着两声嘭然大响,双首鹰被生生震退了一丈之远,在地面上划出两道细长沟槽,双爪深嵌地面。

宽松的膀子,坚硬如刀,砰砰几声响,所过之处,拦阻的树枝,皆被利翅斩断,多少个刹那,双首鹰便飞掠至叶枫所在处只半丈距离。叶枫脚一踏,树枝崩断,叶枫随之飘落向地点。

“居然没事!”叶枫双眸中暴露出一抹惊叹,刚才的掌式可是自己大致全力之下的攻击,劲道足可穿金裂石,那双首鹰的羽翅防御力未免也太过英勇了。

那双首鹰视线没有死角,防御力强攻击力也强,若冒险欺身攻击它脑袋,多半又会被它那灵活无比的翎翅给护挡住,该怎么样办,怎么做才好呢。

未及叶枫多想,双首鹰猛然双翅一拍,拔出深嵌地面的锐利双爪,一声尖锐唳鸣后,羽翅一展,贴地直接朝叶枫攻袭而来。

叶枫心中急急思转,那时双首鹰的下一波攻击又快到了,叶枫忽然双目放光,精神一振,就如有了意见。

那双首鹰双翅太硬,正面攻击多半被其双翅庇挡,没什么效用,叶枫心中略一相思,脚一踏地,身形猛然腾空而起。

“小妞儿,剑法还不错,居然还接得住自家几招。哼,看本身废了你的破剑!”另一面,“独眼熊”熊利独目狠色一闪,玄力凝聚双手,接着直接朝林倩正面冲掠过去,出手成爪,爪上玄劲附绕,烁闪着黑芒。

身处半空,叶枫忽然想起了什么样,暗叫一声糟糕,自己避闪就避闪,干嘛纵掠如此之高,对于双首鹰来说,天空然而它的福地,腾翔飞掠,本就是双首鹰的看家本领。

林倩面色如土,大口喘着气,见熊利又攻击而来,也比不上多想,手中利剑迅捷刺出。熊利冷哼了一声,竟不避不闪,右爪忽然猛的吸引了尖锐的剑身,透力一掰,“嘣”一声金属脆响,利剑竟被他肉爪生生折断了。同时,熊利的左爪向林倩白皙的脖颈抓去。

以己之劣势对敌之优势,那岂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林倩大惊,忙展动身影,急向后避,可熊利如影随形,嘴角冷笑,左爪眼看就要扼制住林倩的脖颈,那时,忽然一颗花生米大的小石子急袭而来,直中熊利的左手腕。

破空声一响,双首鹰猝然朝叶枫冲来,两张尖嘴锋利如刀,闪着森寒光芒,叶枫劲运右臂,猛然朝其拍出一掌,同时半空中身影向左侧急迅一避。

“啊!”熊利受痛撤手,林倩随之退至三丈之外,熊利独目凶狞地环顾了七日,并不见攻袭者,他心神大为恼怒,咬牙恨恨道:“哼,是哪些缩头乌龟,敢偷袭你家外公,给老子滚出来!”

叶枫慌急中拍出的一掌,雄浑掌劲正好迎面轰击在双首鹰左边的脑壳上,令其负痛一声哀鸣,鹰身为之一缓,随即与叶枫檫身而过。

一番咆哮大骂之后,并无别人现身,熊利气得牙根痒痒,偏偏找不到那人。

险险避过之后,叶枫身形落在一颗巨大树木的树枝上,俯首围观了一眼下方情形,周遭三处战场亦斗得激烈很是,其中,韩颖胸前染血,已身负重伤,分明不是“奔雷腿”班豹的挑衅者,其势堪危。

林倩下发现瞥了一眼昏倒在地的韩颖,暗忖难道刚才是他帮我的,但是当下林倩又否认了这么些想法,先不论韩颖现在昏迷着,关键是韩颖所在的职位,与刚刚这人扔小石子的方位鲜明分歧,那又会是什么人啊?什么人在帮我。

“风雨剑法第九式——急风骤雨!”

林倩微想了想,毫无头绪,旋即她忽然一怔,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物什,放置地上拔开其盖,“咻”一声从中发射出一溜火花,最终在满天中一声轰响,爆绽成一朵巨大的反动焰花,片刻后消失于肤浅。

妹子韩颖重伤堪危,韩彬已然瞧见,想要援助偏又被申屠飚截拦住,心如火焚,体内玄力运转万分致,当即尽其十成功力,飞速绝伦地挥下手中长剑,透发出千百道锋利的红色剑气,最终剑锋朝申屠飚一指。

那是冰玄门迫切联络信号,刚才忙于同仇敌拼斗,林倩一时倒还没想起来,那儿是煞琅峰的顶部地区,下了煞琅峰便是峰旭镇,峰旭镇上有一些冰玄门的门下,最要害的是,冰玄门三大卫之一的烈山长老近日正值峰旭镇上。

千百道绕浮在一身的锋锐剑气,在韩彬的剑锋引动下,立刻蜂拥向申屠飚笼罩而去,剑气纵横如急风骤雨,浓浓杀劲弥漫。

烈山绰号“开山手”,虽已是迟暮老人,却宝刀未老,实力强横,战力列排冰玄门第三,即使“四翼遁魔”藏奕姣也绝在她手上讨不了好。

“好强的剑势!”

在那煞琅峰顶部发出信号,想来峰旭镇上的冰玄门弟子一定能瞥见,只要烈山长老他们来到,风险便可化解,也不用惧怕藏奕姣的穷追猛打了。在曲寒岭时,倒不是林倩不用求救信号,而是不敢用,用了相反受其累,第一,曲寒岭紧邻除了蔺峰长老已无更强之人,用了远在峰旭镇的烈山长老也看不到,第二,藏奕姣正在缉捕她,用了会暴光她的行踪。

密密麻麻攻杀而来的锋利剑气,须臾便将申屠飚完全笼罩其内,申屠飚神情凝重之极,双手一握鬼头大刀,劲贯于刀,使出看家本领“鬼刀乱斩”,全力施动鬼头大刀,挥斩如风,劈砍四方。

“信号弹?!小妞,你向什么人发的信号?”

一转眼,千百道锋锐剑气与几股强大刀劲激撞在联合,叮叮砰砰响成一片。

“哼,我没须求告诉您。”

待剑气刀劲消散后,附近草木土石一片狼藉,烟尘消散后,现出申屠飚高大的身影,此时她衣着多处划破,有几处还渗出缕缕鲜血来,韩彬的剑势攻击,他究竟仍然没能完全缓解掉。

“可恶,你找死!”熊利神情阴厉,身影一动,很快窜到林倩身前,他左边成爪,猛划向林倩的脖颈。

申屠飚手握鬼头大刀,咬牙怒目,正想再战韩彬,定睛一看,眼前空空无也,哪还有韩彬的人影。他侧头一望,果然,韩彬正持剑急掠向韩颖与班豹的战圈去。

林倩断剑一挡,咬牙抵住,熊利当即左手探出,化爪袭向林倩肩处,“咻”又一粒小石子神速袭来。熊利就像早有预期,脚下立根不动,撤手一个大仰身避开石子攻袭,同时,他右边早已蓄劲,乘机朝林倩打出一道黄色玄力。

“大哥,你就不可能出手留情点,多美丽清雅的一个女人,都快被您打残了!”“独眼熊”熊利闪动一回,连连避开林倩的两回剑刺,他扭首望向邻近的情况,似大为敬服的道。

藏黑色玄力如拳头一般,飞砸在肚子,林倩登时如遭电击,伤心难当,肉体随着倒飞了出去,随后摔落在地上,不幸尾部撞上一块石头,鲜血长流,当即昏死了过去。

班豹森然道:“老三,仍然不要戏玩了,尽快停止战斗,擒回去到时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接着他眼神冷冷射向韩颖,咧嘴道:“受了自己两记重腿,居然还是能挺住。哼,接下去自己就让你再也爬不起来!”

“…我杀了您!”一道冰冷非凡的语句突兀传来。

“唔…支持不住了啊。”韩颖喉咙一甜,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胸前后背皆遭对方一记劲腿,剧烈忧伤遍及全身,连握剑的能力就好像都不曾了。她咬牙紧了紧手中长剑,心中暗誓不管什么样她都不会向敌人和平解决,她要拼力最终世界首次大战。

再者,一处隐秘的灌木丛中,走出一位身穿黑袍的神秘人。黑袍人头戴兜帽,帽沿压得很低,他双手紧握,青筋凸现,隐约可知兜帽下神情淡然,双眸冰冷,就像是不带一丝情愫。

视线微一歪曲,韩颖摇了舞狮,抬起手中长剑,剑指前方敌人,蓦然她身体一震,前方哪还有敌人,仇人竟已不复存在在友好面前。

“哈哈,缩头乌龟,你终于……”说到末端,就算粗暴如熊利那样的恶徒,一接触对方那死神般的冰冷目光,熊利竟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话再也两次三番不下去了,对方那无形中透发出的可观杀意,如此可怕恐怖的感觉到令她如坠冰窖。

“哼,那五次,你就彻底倒下吧。”班豹身影晃了几晃,便已应运而生在了韩颖身后,旋即纵身一脚踢出,势若奔雷,直击韩颖背部。

下一章 全盘剑体

“妹妹,快闪开!”

私自急喝声乍起,班豹猛然惊骇,想要收势闪避,可腿中蓄劲,已然踢出,猝然间收势不及。而韩颖乍闻大哥的急喝声,想连忙避闪,可身受迫害,刚要躲闪,身体一阵凶猛痛感就包涵而来,令别人影骤停。

好在说时迟那时快,快速奔掠而来的韩彬一声急喝声,同时左手隔空打出一掌,一股藏蓝色急风立即冲向韩颖。在粗暴腿劲临身之际,韩颖早一弹指被急风击中,身体及时随风向旁侧飘飞,随后落摔在本地上。

下一章 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