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有说张颖被奸淫一事,张颖幽幽地说

程飞和张琳一起去探访还在医务室里的鲁宇成,正好张颖也在。鲁宇成十万火急地想要知道他们的“小叔”行凶的原故。反正,张颖已经清楚了杀手就是她们的继父那个真相。

张颖听完表嫂的描述,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她回想了鲁宇成出院那天,四姐和程飞一起到医务室去的场景。张颖向来还意外,堂姐怎么会了然自己在医务室。现在看来,二妹根本不是去看自己,而是去看鲁宇成的。

程飞本不想说的,然而架不住鲁宇成再三追问,只能把自己听来的说了一遍——当然,他从未说张颖被性骚扰一事。

“他都未曾给自家说过这一个事……”张颖幽幽地说。

听完程飞的叙说,几人沉默了很久。

“这都是病故的事了。他不说,可能是怕你多想啊?”张琳自觉理亏似的,心中不大自在。却又怕二妹多心,便极力解释着。

“人渣!”张颖恶狠狠地低声打破了幽深。

“那你咋也不说吗?”张颖有点眼红了。

“唉,他当然也是不行之人,却一步步走到那样奸恶的境界!”鲁宇成也恨恨地说。

“我……我咋说啊?都曾经过去了!”张琳也有点生气了,觉得妹子不依不饶地缠绕过去的事,让祥和很为难。

“什么相当?他就该死!早就该死!”张颖瞪了一眼鲁宇成,恶狠狠地低声道。张琳有些迷惑地探访满脸通红的张颖,又看看有些为难的鲁宇成,想要说哪些,犹豫了须臾间,却到底是何许也没说。

张颖便不再说话,只是望着计算机发呆。

程飞当然知道张颖为啥如此仇视那个家伙,却从容不迫地岔开了话题。其实,这个天,程飞心里是很烦躁的。主编交给他的收集职分没有已毕,自然少不了一顿批评。不过自己玩不成职分的理由吧?能说吧?不能,他哪个人也不可以说。而且,他还担心此外一件事。田书盛的事,他自己能够保守机密,缄口不言,但是其他记者呢?田书盛不容许只跟自己一个人说过这一个事。他早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还有什么不敢说?

张琳正不知该怎么样才好,床上的小儿突然哭了起来。姊妹俩赶紧去看管宝宝。换尿布,喂奶,洗尿布,一阵狼藉,QQ的事便暂时丢开了。

果然,只是程飞所担心的事比他料想的显示还要快。没过几天,网上早已出现了揭露他们中间涉及的篇章——《禽兽继父性侵幼女砍伤女婿》,小说署名“知情人”。小说不长,但是句句惊心。程飞不敢让张琳看那篇小说。他却不明白,张琳早就已经看到了。她仍旧打电话质问程飞,那篇文章是否她写的。鲁宇成也背着张颖打电话质问。程飞只得赌咒发誓说,自己绝对是一个字都没有写。

接下去的几天,姐妹俩都没再提过此事,就如都在刻意避开这几个话题。

那件事如若揭开,舆论便像发酵一般变了寓意。很快,第二颗重磅炸弹再度炸开——《是强悍,仍然携私报复?》,署名仍然“知情人”。在那篇小说中,“知情人”反复追问,为啥事情那么凑巧,大爷行凶,正好就是女婿乐善好施斗歹徒?难道不是翁婿二人冲突升级,大打下手,从而殃及无辜的学生?第二篇文章一出,点击率更是盖过了第一篇。小说上面的评介铺天盖地。一段段污言秽语,大致使人同情直视。那么些为鲁宇成说话的评说,被遮住在了污言秽语之中,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程飞给男女办满月,鲁宇成来了。

卫生院里再一次不平静了。

张颖没有去接她。

不等的是,这一次的隆重,却是一窝蜂地先河质问鲁宇成乐善好施的行事。更有甚者,是专程揪住张颖被田书盛性侵的事不放,竟然公开问张颖,当时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的感受……

本来程飞说要带张颖一起去接鲁宇成的。毕竟,人家夫妻分离一个月之久了,程飞想着,张颖肯定想早点见到鲁宇成。不过张颖说,表嫂和儿女要求照顾,就没有去。

鲁宇成终于十万火急发火了:“滚出去!都滚出去!”

程飞把鲁宇成接到家,鲁宇成先是去正屋跟程飞的养父母见了面,寒暄了几句,便急着问:“孩子吗?孩子好吗?”程飞和老人家一块答:“好!好!孩子好着吗!”程飞便领着鲁宇成去团结屋里见张琳和男女。

鲁宇成躺在病床上,气得浑身颤抖。他疯狂一样地挥手最先臂,驱赶那些拿着Mike风、扛着雕塑机的新闻记者们。正在输液的针管也被她扯掉了。挂着输液瓶的铁架子翻倒在地,盛满液体的玻璃瓶在地上摔得粉碎。

一进门,鲁宇成直奔坐在外间沙发上的张琳母子俩。他站在张琳面前,搓起首傻笑着,似乎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过会儿,傻乎乎地冒出一句:“我能抱一抱……孩子呢?”

那个记者临出门还不忘“敬业”地拍照拍照。

程飞像个孩子无异得意地笑着说:“当然能了!张琳,让她姨夫抱抱!”

即刻,鲁宇成狂怒的视频便应运而生在了网上。

张琳抬头,很快地瞟了一眼正低头冲奶粉的张颖,红着脸站起来,小心地把男女交给鲁宇成,就去帮小妹冲配方奶了。鲁宇成双手接过子女。孩子很小,柔嫩的,包在小碎花被子里。鲁宇成环着臂膀,登高履危地保险着这么些小小的的婴幼儿,心中充满了喜欢和同情。他笑嘻嘻地低头瞧着这些孩子,嘴里啧啧有声地歌颂着:“那孩子,真好!他长得像姑姑吧!”

“他就是当下的‘象脸人’……”有人认出了鲁宇成。

张琳笑着说:“哪呀,如故像程飞的多一些!”

“对呀,就是他!当年她做手术,我还捐了钱吗!”

程飞站在鲁宇成旁边,逗弄着子女。他见鲁宇成那样喜欢孩子,就笑着说:“你那样喜欢子女,赶紧生一个呗!”

“听说她舍身救学生,还算有灵魂啊……”

“生了也不会有你们的好!”张颖突然冒出一句。

“什么哟,那纯粹是私仇!他爱妻被她老丈人给性侵了,他那是寻仇报复呢!”

程飞轻轻地抚弄着子女肉乎乎粉嘟嘟的小脸儿,说:“怎么会?你那么美丽,你们的孩子一定也很美观呢!”

“真是什么鸟儿人都有啊!”

配方奶冲好了,张琳把奶瓶递给程飞,说:“你嗨孩子吧。”

“有人知晓‘象脸人’没做手术时是怎么着样子呢?发张照片呗……”

程飞接过奶瓶,举到儿女嘴边。

敏捷,便冒出了鲁宇成没做手术时那张满脸赘肉面目可怕的肖像。照片下是连接的高喊、瞠目:

张琳见了,劈手夺过奶瓶说:“哎哎,不可能这么喂啊!会呛着的!”

“呀,这么丑!那哪像个人啊,简直像鬼,依然丑鬼!哈哈……”

程飞自嘲地笑了笑说:“看自己那当爹的,真是不合格,连喂个奶都不会!仍旧你来呢……”

“不要奚弄外人的相貌,那是不道德的显示!”

张琳看看手中的奶瓶,又看看被鲁宇成的单臂牢牢缠绕着的孩子,有些举棋不定。

“人家生病才成了如此的,干吧出口伤人?!”

张颖走过来,说:“如故让我喂吧!”说着,硬是从鲁宇成怀中抱过子女,又夺过张琳手中的奶瓶,坐到沙发上给孩子喂奶。

“哟,还有打抱不平的呢。那丑鬼是您哪些人呀?啊?哈哈……”

鲁宇成类似没反应过来,扎撒着俩手,竟像是还有婴儿在她怀中似的。

鲁宇成不等伤口痊愈就出院回家了。他骨子里不可能忍受各种的缠绕和侮辱。鲁宇成的家长也很少外出了。那个天所收受的打击和压力使夫妻心力交瘁。他们既惋惜外甥身上未痊愈的刀伤,又可惜儿子被人误解,被人谩骂,被人羞辱;他们恨那一个造谣中伤者,恨他们口下无德,不负义务地胡言乱语,恨他们唯恐天下不乱地破绽百出指皁为白诋毁自己的儿子;他们也怨张颖,怨张颖给儿子带来了不尽的蒙冤——即使不是张颖,外孙子不过干干净净的威猛的威猛!但是望着张颖一每日消瘦的容貌,望着她不时呆直的视力,老两口又微微不忍心了。唉,那能全怨她吧?老两口不明了,那多少个在网上风马牛不相干的人到底想干什么?他们一家人老实守己,从没有和邻居们有过一丁点的争议和纠纷,更不要说不认识的人了。那个人那样羞辱他们贬损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怜的外甥!可怜的张颖!

张琳坐到表妹身边,说:“来,让自身喂他。”

张颖已经好些天尚未到她们的“都来书店”去过了。即使鲁宇成和二叔丈母娘没有说过怎么着责备的话,可是他们阴晴不定的眼力,不冷不热的姿态使他胸中憋闷。她是一个罪人,是鲁家的罪犯。是他带给鲁宇成这么多的艰巨,是她给鲁家带来了如此多的悲苦和侮辱。

张颖松了手,让张琳扶着奶瓶。一时俩人都没话说。

张颖想到了死。活着太难了!

程飞把鲁宇成拉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欢娱地向鲁宇成讲述男女的种种趣事。鲁宇成也不停地问那问那。

连日的焦虑症和惊恐不已的梦使张颖神思昏沉,胃疼欲裂。她每一日只是教条主义地做饭,照顾如故躺在床上的鲁宇成。她渐渐地看不见鲁宇成情不自尽披露的无所谓的视力,她也日益听不见公婆言语间夹杂的缺憾和埋怨。她的心已出离了她的躯壳,出离了这么些已经给过他温暖和甜蜜的家。

满屋里就只是八个大女婿高八度的动静。

鲁宇成的爹娘终于经受不住打击,也都病倒了。张颖不可能,硬着头皮出门买菜买药。张颖捻脚捻手地走到门口,贴着门板仔细听了听,没听见什么样思疑的声响,便打开了房门。不过刚下到第二层,却意想不到冒出几个拿着话筒、扛着水墨画机的先生。他们蜂拥而上,把张颖围在中等,七嘴八舌地抢着向他问话。一个个话筒伸过来,恨不得戳到她脸上。张颖举起四只手,挡着脸,躲避着镜头。却任凭怎么卖力也无力回天挣脱这厮的拦堵。她又惊又怕又生气,失声尖叫着:“滚开!滚开!”

在还乡的列车上,鲁宇成和颜悦色地说个不停。张颖爱答不理地没有好脸色。鲁宇成终于注意到了张颖心情不对:“你怎么不讲话?”

鲁宇成听到了张颖的尖叫,知道又是这几人来了。他顾不得疼痛,从门后抓起一根木棍,瘸着腿冲出门来。一脚没有踩稳,竟一个趔趄,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累。”张颖冷冷地瞧着黑暗的窗外说。

对门的街坊韩亮在家休班,听到动静也急速跑了出去。见鲁宇成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赶紧跑下去扶他。鲁宇成着急地挥动喊道:“亮哥,别管我!快去帮张颖!”

“你好像在您表姐家的时候就不兴奋了……”鲁宇成那才记忆,明日一整天,张颖好像都没怎么露笑容。

听鲁宇成这么说,韩亮放手鲁宇成,抓起地上的木棒便向楼下冲去。

“我累了!”张颖趴到了眼前的小案子上。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那些人一见人高马大的韩亮掂着木棍从楼上冲了下来,知道形式不妙,哪里还敢傻等着挨棍子?便匆忙丢开张颖,一溜烟儿地跑走了。

鲁宇成说:“伺候人是不不难。不过,那不是你亲姐吗?你不伺候她哪个人伺候她……”接着就是呶呶不休的一番大道理。

张颖连惊吓带气恼,已是浑身颤抖如筛糠一般。她见这厮跑走了,再也帮助不住,两腿发软,一屁股墩坐在楼梯上,禁不住放声大哭。

张颖突然抬头喊了一句:“你烦不烦!”便又趴到了小桌子上。本次,不再是空荡荡的落泪,而是呜呜咽咽地哭了。

有多少个四姨大婶也忙忙地从楼上下来了。韩亮望着坐在楼梯上大哭的张颖,劝也劝不住,拉又不好拉,正是为难的时候,见有阿姨大婶从楼上下来,便把张颖交给他们照顾,自己上楼去看鲁宇成。多少个大妈大婶蹲下来,七嘴八舌地安慰着张颖,又替他擦泪。张颖逐步止住了哭声。往起站了站,只觉两腿酸软无力,又一屁股坐下了。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去。阿姨大婶们观察,赶紧携手她起来,一路扶着她上楼。

鲁宇成一句话没说完,就被张颖突然恼怒的惊呼给冻结在那儿了。他为难地探访周围的人,心里也升高起莫名的愤慨。他压低了动静,狠狠地甩过一句话:“你喊什么喊?我又没说怎样!”

韩亮已经半扶半抱地把扭伤了脚腕、磕破了额头的鲁宇成弄回了家里。鲁宇成的二老也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唉声叹气地坐在沙发上抹眼泪。张颖上了楼,见鲁宇成和他的爹妈都在默默地流眼泪,刚刚收住的眼泪又涌了出来。羞愧和懊悔简直使他无地自容,便哽哽咽咽又哭了。一房间的近邻见他们一家四口如此,心中也深感不爽,便也陪着默默垂泪。

张颖没再张嘴,却哭得更倒霉过了。

过会儿,韩亮擦了把眼泪,瓮声瓮气地说:“将来有哪些须要买的,让自家去买呢。你们先躲一阵子,不要外出了……”

鲁宇成赌气也不再理他。

其余人也都对应着说:“就是就是,亮子要没空,大家去买也是一模一样!”

鲁宇成实际上弄不亮堂,张颖在张琳家呆了一个来月,怎么就会蓦然变得不行理喻起来。直到回家后赶忙,他在QQ上和张琳说起那事,那才了然,张颖已经了然了她和张琳曾经的爱恋。知道了张颖感情变化的因由之后,鲁宇成不但没有释怀,反而愈暴发气了。自己和张琳的工作已经病逝那么久了,张颖有必不可少平昔揪着不放吗?何况,自己和张琳之间也是清清白白,什么也尚未发出过。他越发觉得张颖实在是有点小题大做,无中生有了。鲁宇成对照张颖的“无中生有”越来越没有耐心,有时如故冷嘲热讽,丝毫不再顾念张颖的感想。

鲁宇成不愿给左邻右舍们添麻烦,却又实在是没有任何的不二法门可想,只可以先依了豪门的提出。

如此那般别扭的光景其实令人诚惶诚惧。鲁宇成无人得以诉说,有时便会在QQ上和张琳唠叨几句。张琳便劝她要对她小姨子有点耐心,毕竟,大姐从小眼睛倒霉,受了无数的委屈。聊得多了,张琳也免不了会述说自己在程家的难为。程飞离家时多,在家日少,老人和子女都要靠她一人照料,有时候真是有点吃不消。其实,不用多说,鲁宇成也能领会,张琳的苦恼并不只是人体的辛劳,更重视的依旧内心的寂寞。不过,鲁宇成从未主意安慰他。有些话,他只好在心底一遍五次地说,却不可能说给张琳听。

张颖感觉到,从二姐家回来后,鲁宇成对自己是进一步冷淡了。她难以置信鲁宇成自然是对二嫂旧情复燃,因此厌弃了祥和。她心中既恨小妹和鲁宇成,又深恨自己难以启齿的过逝。她回顾了鲁宇成已经给她讲过的英国首相Churchill的故事。Churchill曾经含着泪说:“一个没有污点的野史真是一个大宝贝!”是的,“一个没有污点的历史真是一个大宝贝!”张颖平常在心中默念那句话,念着念着,便会老泪纵横。

鲁宇成从未想到,张颖竟然会和他耍心眼。当正在起火的张颖说家里没盐了,让鲁宇成出去买盐的时候,鲁宇成毫无防护,没有关电脑就出来了。不过等她买盐回来,却吃惊地意识,张颖正坐在电脑前,满脸怒容地瞪视着团结。鲁宇成时代愣在那边,只认为全身的血液一下子直冲脑门。镇静!镇静!他心灵默念。不过他却越发觉得脸烧心跳,不可阻挡。

“你在干什么?”鲁宇成终于稳了稳心神,当先责问张颖。

“你想干什么?”张颖以更抓牢硬的话音反问鲁宇成。她缓慢地站了四起,盯视着鲁宇成,脸涨得通红。

“你别无事生非好不好!”鲁宇成想到自己和张琳在QQ上并从未说哪些过分的话,就像理直气壮了四起。

张颖冷笑一声,说:“有本事你现在找他去!说那个不咸不淡的话有屁用!”说完,看也不看鲁宇成,便怒气冲冲地从鲁宇成身边挤过,到厨房去了。

她们分居了。鲁宇成睡到了厅堂的沙发上。两个人心头都是一胃部的气,一胃部的委屈。

鲁宇成的父母看到了小两口的与众分歧。不过问什么人哪个人都不说。老两口真是迫在眉睫不可能。

时移景异,又是一个春风拂面、百花盛开的时令。但是那花红柳绿的春景却毫发不可能融化鲁宇成和张颖冷战多日的坚冰。他们大约一整天一整天都说不上几句话。即使他们一如既往是一路去书店,又一起回家。

截止3月12日。一个惊惶失措的噩耗打破了鲁家沉闷了多日的气氛。

汶川地震!死伤惨重!灾区急需救援!

鲁宇成决定奔赴灾区,参预救援。小姑不舍得外甥远赴危险之地。不过岳丈却扶助鲁宇成,说:“你应当去。是那么多热心人给了你第二次生命,现在也该是你回报的时候了……”

张颖心里担忧鲁宇成此去的生死存亡,却怎么也一向不说,只是默默地为他处置行李,默默地看着她背上背包,走出家门,头也不回地去了。